不是吧,这是什么规定啊,为毛没人告诉我啊,我现在报其他项目行不?”秋沫惊讶冲他喊道,开始还以为不报项目就能逃过一劫的,没想到更加倒霉了。

  “不行,表格已经报上去了,请你加油,秋沫同学。”班长大人严肃的看着秋沫留下一句就离开了,留下哭丧着一张脸的秋沫。

  

叉了

  “纲君和小沫他们两个怎么了?”在校门口和他们相遇的小春疑惑的向后探头看着两个表情如出一辙的人。

  “呃,他们正在为了运动会的事情烦呢。”京子弯弯嘴角说道,同时好笑的看了后面一眼。

  阿纲和秋沫两个人同样沮丧的一张脸,有气无力的弯着腰走在众人后面。

  “运动会怎么了?”小春还是不理解,在她看来运动会不是很有意思很热闹的活动么,怎么会让他们露出那样的表情呢。

  “呵呵,是因为阿纲家的那个小婴儿擅自帮他报了长跑,而小沫是因为没有报其他项目,被强迫参加长跑,所以他们才这样的。”山本摸摸脑袋对嘻笑着对她解释道。

  “啊,是那个环绕并盛街道的长跑比赛!那个好长的。”小春也知道那个著名的运动,惊叫起来。

  “是啊,就是那个。”京子笑笑点点头。

  “是个极限运动!”了平热血的握拳,他也同样参加了,却和后面的那两个人截然不同的反应。

  “那个跑下来很累的。”小春露出担忧的表情,去年的时候她围观了,好多人都没有坚持下来,中途就放弃了。

  “十代目绝对会得到冠军的!”狱寺的个人崇拜。

  “对啊,小春也相信纲君和小沫。”小春也摆出热血的表情,握拳说道,“对了,纲君还参加其他项目了么?”

  “还有一个跳高。”京子帮他回答了。

  “跳高啊,小春要去看要去看!”小春激动了。

  是的,没错,秋沫和阿纲这两个同病相怜的人,都是被压迫的人。

  

  说起运动会,对于山本、了平之类的人物绝对是最好的舞台,而对于阿纲和秋沫来说绝对是想要有多远躲多远的了,可是就是有人不想让他们称心了。

  不管怎么消极抵触,该发生的事情还是照样发生,该他们做的事情还要照样做,特别是阿纲被里包恩要求必须取得名次,不然的话,哼哼……

  于是,运动会当天,众人就拎着运动服到学校的时候,学校已经是人生鼎沸了,和平时在风纪委员会控制下平和的并盛中有着很大的差别。

  不过热闹的气氛并没有使秋沫提起精神,虽然日本学校的运动会可能和中国的有所不同,但是这种需要消耗打量体力的活动她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机械的被拉到了阿纲他们跳高的地方,顺便一提,狱寺也同样参加了跳高这个项目,为了什么是显而易见吧。

  和京子小春到看台的时候,比赛正要开始,斜眼看了COS运动员出场的里包恩一下,就被他嘴角诡异的笑容给寒了一下,这人让阿纲报这项目明显就是为了看戏。

  视线扫到一旁兴奋的乱窜的蓝波和一平还有风太,弯了弯嘴角,然后移到正在场边做准备的阿纲和狱寺身上,和狱寺的满不在意相比,阿纲就显得紧张多了,暗暗摇摇头,秋沫为他送上精神上的支持。

  比赛规则和中国的一样,秋沫托着下巴,手肘支在膝盖上,眼睛没什么精神的看着盯着比赛场上的阿纲和狱寺,虽然动作笨拙,但是前几次还是顺利通过了,看着阿纲险险越过横杆,秋沫勾勾嘴角,而旁边的蓝波早就笑的在地上打滚了。

  

  随着横杆越来越高,阿纲也越来越力不从心,虽然狱寺一直在一旁教学,可是却没什么作用。

  终于,在横杆再次升高之后,阿纲冒汗的盯着横杆,带着一种豁出去的心情,助跑加速起跳落地完成了跳高动作,只可惜后起的那条腿并没有过去,而是打掉了横杆,整个人都跌倒在了护垫上。

  “噗……”秋沫托着下巴的手猛地滑了出去,让她的下巴一下子磕上了膝盖,连忙站起来捂住,呲牙喊道,“疼疼……”

  “没事吧?小沫。”京子连忙拉下她的手,查看她受伤了的下巴。

  “没事没事,呵呵。”

好看的txt电子书BUfaN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