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班准备什么摊位好呢?”一脸很感兴趣的京子问旁边的阿纲。

  “啊,这个,我还没有想法,京子呢?”阿纲挠挠头说道。

  “呃…我的话想要摆卖蛋糕的摊位呢,呵呵。”京子在胸口握拳期待的说道。

  “唉~蛋糕啊,很好呢,呵呵。”阿纲光看到京子可爱的表情就已经不行了。

  “小沫呢?你有什么想法?”京子转头问坐在他们后面的秋沫。

  “啊?我啊,没什么想法,不过说到表演节目,我们班不如表演话剧吧,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把手中的《幼儿心理学》合上,秋沫说话的同时,指了指在旁边窗户上COS忍者的里包 恩,“喏,小矮人都是现成的。”家里还有蓝波和一平,再加上之前出现的那几个小婴儿,说不定还富余呢。

  “噗呵呵~”顺着她的手指,众人同样看到了窗户上的里包恩,黑线的同时也想到他们周围似乎真的有很多小婴儿。

  “好像很有趣啊!”山本把身子靠向身后的桌子,扬起笑容说道。

  里包恩显然是听到了秋沫的话,看着他们勾出个邪恶的笑容,“呃……”被秋沫和阿纲看到,有志一同的对视一眼后有种不详的预感,里包恩每次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通常接下来就是有人倒霉的时候了。

  果然,调侃里包恩的后果很快出现了,当天同学各自提议,然后举手表决的结果就是他们的班的摊位最终决定是卖蛋糕,而节目最终决定是话剧《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阿纲啊,请节哀顺便。”秋沫带着十足同情的表情,拍了拍阿纲的肩膀,虽然不厚道,其实她心里是很乐啦。

  “都怪你啦,小沫,说什么演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结果谁知道竟然成真了!”原本一脸菜色,肩膀垂的低低的阿纲在被秋沫比起安慰更像是幸灾乐祸的话给激的出离愤怒了,冲她哀怨的喊道,说完后又恢复成颓废的姿态。

  “噗咳咳……对不起!”秋沫实在忍不住终于还是笑出声,然后听十分没有诚意的道歉。

  “你这个白痴女人!真是乌鸦嘴!”狱寺的火气倒是直接多了。

  “哈哈,狱寺啊,你也节哀顺变啊,真是对不起了。”秋沫完全是不加掩饰的幸灾乐祸了。

  “嘛嘛,狱寺你冷静一下。”如果不是山本眼疾手快的抓住抓狂中的狱寺,秋沫大概被揍的很彻底了,“演皇后也没什么啊,还有阿纲演白雪公主也很适合啊。”

  “闭嘴!你这个棒球白痴!”狱寺不恼羞成怒的吼道。

  “哈哈哈……对不起,我先去打工了,再见~”山本这么爽快的说出阿纲和狱寺郁闷的原因,让秋沫好不容易憋下的笑意再次涌上,连忙打了个招呼后就迅速的撤退了。

  没错,刚刚班上在确定了演话剧之后,工作效率高的出奇的文艺委员,立刻就准备好了角色抽签。

  由大家提议演员,然后演员抽签决定角色,虽然秋沫眼中怀疑签被里包恩操控了,可是却没有证据,因为最终主要的几个角色决定结果就是,白雪公主——沢田纲吉,皇后——狱寺凖人,王子——京子,国王——山本,魔镜——秋沫。

  虽然她的角色也很让人无语,不过比起山本和狱寺来说好太多了,这绝对是里包恩搞的鬼,秋沫分神想着阿纲和狱寺在角色确定之后被雷劈似的表情,根本掩不住笑意,也就没有注意路,结果直接撞进了对面走来的人怀里。

  

  因为太过突然,她往旁边晃了一下,被人伸手扶住胳膊,连忙往后退开一步,低头道歉,“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有人。”

  说完后却没有得到面前的人回话,抬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是熟人啊,“是你啊,委员长,对不起。”

  “你走路不看路干什么呢!”云雀皱眉瞪着她,语含责备,离的老远就看到这女人带着一脸傻笑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睛都不看路的。

  “呃…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听到他的语气,秋沫不怎么的道歉的话就脱口而出,说完后才发现自己似乎没有给他道歉的必要,不过算了。

  “刚才傻笑什么?”并没有秋沫想象中,眼神秒杀完她就转身离开,云雀出乎她意料的似乎有和她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