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清不楚的还不如索性把全部情况都搞清楚呢,还有就是这次去战斗的是十年前的恭弥和阿纲他们,我很不放心。”秋沫一只手撑着下巴,视线定在书架中一排排的书上,淡淡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啊,从我这里消息可是要收费的哦~丫头。”店长大叔听到她的话后抓抓头发开口笑道。

  “哦,那就算当时我在书店打工的工资吧。”秋沫轻轻撇脸瞄了他一眼,开口说道。

  “呃……咳咳,那个啊。”店长大叔听到她的话起身的动作一顿,差点儿又跌回去了,干笑道,“呵呵,丫头啊,这次的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秋沫没在意大叔的表情,认真的听着他给的情报,边听脑中边思考着,然后在大叔的情报结束时开口提问道,“也就是说那个大空的彩虹之子的力量是关键了。”

  “没错,不然白兰也不会这么费劲。”大叔点点头,没形象的打了个哈欠,又躺了下去。

  “哦。”秋沫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就没有再说话了。

  “你想要做些什么?丫头。”大叔翘起二郎腿闭上眼睛问道。

  “我?我能做什么啊?”秋沫撇撇嘴反问道。

  “呵呵。”大叔只是笑了笑,没再表示什么,秋沫瞥了他一眼,嘟嘟嘴继续思考人生了。

  过了一会儿,秋沫转向貌似睡着的大叔问道,“银叔,我想在现场,亲眼看到他们没事。”

  “哈哈,就知道你这丫头问这么清楚就是想做危险的事情。”大叔睁开眼笑道,却并没有不赞同的神色。

  让秋沫原本矛盾的心放松下来,虽然知道危险和不应该,但是她还是不想要坐在这里干等,宁愿在他们身边看着他们战斗,“谢啦,银叔,还以为你会反对呢。”

  “呵呵,大叔可以送你过去,但是丫头你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哦,大叔知道你有这个能力才答应的。”大叔难得正色的对秋沫开口说道。

  “嗯,我知道。”秋沫笑笑,点头答应。

  “那好吧,希望委员长知道了这件事不会把我的店给封了。”大叔拉拉衣袖,带着秋沫出了店门。

  ……

  

  白兰和彭格列的最终战场在并盛山林中,而虽然六道骸和弗兰用幻术耍了六吊花,但是最后一个六吊花Ghost却突然出现,他几乎吸收了在场所有人的死气之炎,就在关键时刻阿纲出现,和Ghost开了对吸火炎。

  眨眨眼睛,秋沫坐在一棵枝叶繁茂的粗大的树上,专注着看着底下的战况,虽然不厚道,但是她觉得此刻的心情除了浓浓的担忧、焦急之外其实还有些兴奋,好像看科幻电影一样啊。

  看着突然出现的白兰,秋沫下意识的往隐蔽的地方挪了挪,即使再怎么激烈的打斗,这个地方应该都不会被波及到的。

  看到白兰突然长出来的翅膀,秋沫嘴角抽了抽,超越人类的象征?这也太具有讽刺意味了吧,不过翅膀倒是挺漂亮的。

  亲眼看着阿纲和白兰殊死决战,秋沫紧紧握住身边是树枝,原以为她并不适合热血,却在这一刻否认了这个想法。

  刚刚来到的时候就确定了恭弥他们并没有什么危险,这会儿她眯着眼睛专注的看着由白兰、阿纲、尤尼组成的三个巨大的光圈,尤尼决定牺牲自己使得彩虹之子复活和γ一起消失了。

  主角总是在受到刺激之后才会爆发,原本已经动弹不得的阿纲的面前突然出现一个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发色不同而已,听他们的话说彭格列一世,解开了彭格列戒指的封印,戏剧化的场面出现了,阿纲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把白兰轻松的给灭了。

  

  “完败了呢……”随着这句话,白兰的身形消失了,总觉得他最后那一眼似乎看的是自己,秋沫紧紧盯着白兰消失的地方,想起了那晚和他的谈话,总觉得这个人也许只是因为太过特殊,和人格格不入太过寂寞,想要有人陪他而已。

  虽然消灭了白兰,但是牺牲了太多人的胜利并没有让阿纲有什么高兴的情绪,神色依旧沮丧。

  而白兰消失后,掉在地上的玛雷指环却像是有生命似的自己飘了起来,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来到了坐在不远处树枝上的秋沫面前。

  而原本因为白兰的死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