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花,介绍了真正的六吊花,并且确定了和彭格列的正式战斗,提出以“choice”作为战斗方法,而具体的事项在十天后公布,并且承诺在此之前不会动手。

  

  在白兰留下这些话,做出打算离开的姿态时,云雀恭弥上前一步,盯着他沉声问道,“秋沫在哪里?”

  “呵呵~我还想你会什么时候开口呢,真可惜,如果你不开口的话我就把她留下来了呢。”白兰像是早就料到他会这么问一样,眼睛弯成了月牙状,把视线转向手握双拐的用眼神凌迟他的云雀恭弥。

  “在哪里?!”云雀恭弥再次上前一步,冷飕飕的开口道。

  “呵呵,真可惜啊,她已经……”白兰完全不受他的影响,悠然的开口道,却很坏心的话说一半。

  他说了一半的话让人不由自主往不好的方面去想了,于是不止是云雀恭弥,整个基地的人全都用眼神凌迟他。

  而云雀恭弥手上的双拐已经灌注了死气之炎,凌厉的欺身上前抽在了白兰身上,眸色一下子变深,眼底窜出火光。

  只不过没有任何作用,因为不是真人啊,被打散的影像再次在另外的地方出现,白兰依旧一脸欠扁的笑容,“哎呀~真危险呢~我话还没说完呢,小云雀怎么能这么冲动呢。”

  “小沫到底怎么样了?你把她怎么了?为什么要抓她啊?!”似乎听出来白兰话里有话,阿纲也上前一步焦躁的问道。

  “呵呵,我刚才想说的是她已经坐上回日本的飞机了,算算时间应该快到了吧,下次一定要听人家把话说完哦~”白兰戏谑的目光扫过暗暗松了口气,稍微收敛气息的云雀恭弥。

  “你到底为什么要抓秋沫呢?”里包恩拉拉帽檐开口询问。

  “呵呵,你是彩虹七子的里包恩么?真想和你好好谈谈呢,可惜时间不多了。”白兰把视线移向他,眯眯眼说道,“我不是抓她哦,只是请她来做客而已。因为我早在十年前就认识她了,只是没有见过面而已。”说完这话,白兰就消失了,随着他一起消失还有梅洛尼基地。

  

安全抵达日本

  拉了拉头上的帽子,从机场出闸口出来的秋沫,忍不住伸了个懒腰,“呼~还好安全回来了。”

  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基地附近的地址,过了很久才想起来从包里掏出手机,拨了草壁的号码,还是先报个平安吧,原本想要在意大利机场就打的,但是白兰一直到她登机了才离开,所以一直没有机会。

  “嘟…嘟…嘟…”没人接啊,手指来回抚摸着手机,蹙起眉头,不应该啊。

  “喂,草壁,我是秋沫,我……”终于不知道到底响了多少声之后,电话接通了,秋沫开口道。

  可是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现在在哪里?”一个让她听了后不由的浑身僵硬的,冷飕飕的声音直接穿过话筒进入她脑中,让她不由的抖了抖。

  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秋沫艰难的开口道,“恭…恭弥?”不会这么倒霉吧。

  “在哪里?!”这次的声音更是透着不耐烦。

  “在出租车上…”秋沫立刻靠着椅背坐直身子,识相的回答,同时觉得要不要出去躲两天,等云雀恭弥离开了再回去。

  “还没等她听到云雀再说什么,前面的司机就出声说道,“小姐,您到了。”

  “啊,哦哦,谢谢你。”什么时候东京的交通这么迅速了,秋沫把落跑的想法抛之脑后,认命的付钱下了车,还好身上有带钱。

  下车后才想起来,她其实正在讲电话,连忙手忙脚乱的拿起电话,却十分悲剧的发现,已经挂断了。

  

  “唉~”叹了口气,秋沫紧了紧了挂在肩上的背包,抬脚正要往基地的方向走,手臂却突然被谁抓住了。

  皱眉抬头正要说话,却在看到来的时候猛地睁大眼睛,僵硬的扯扯嘴角,挤出两个字,“恭…恭弥…”

  还要说什么却在碰到云雀眼神的时候,怎么也说不出来了,只能愣愣的看着他。云雀漂亮的丹凤眼微眯,眼底闪动着显而易见的怒火和阴霾,不管怎么样,这眼神都让她感到心虚。

  “小沫!你没事吧?!”直到听到从云雀身后传来的声音,秋沫才从云雀的视线中回过神来,原来阿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