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么?”

  也许是知道秋沫很难接受他的话,解释完之后,白兰并没有急着要她回答,而是任由她保持着一脸惊恐、难以置信的表情,直着眼睛发呆。

  她能理解白兰的话,虽然他说的并不具体详细,因为那是和她自身的经历有关,平行世界,穿越时空……

  现在她终于可以确定,她穿越来这里后身上发生的异常确实是因为穿越体质的原因了,一时间真不知道涌上心头的感觉该怎么形容。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过,白兰非常有耐心,期间完全没有出声打扰看似沉思其实走神的秋沫,直到她再次把视线投向他。

  “说我不知道一定很假,我告诉你实话吧,既然你的能力是穿越时空,那应该比较容易理解。不过有个条件。”秋沫终于开口道,“我可以保证我自己对你绝对没有威胁。”

  “哦~~什么条件?”白兰眼睛不眨的直视秋沫,不动声色的看了半天,终于挑眉说出。

  “阿纲他们回来之前把我送回去。”秋沫开出条件,并且觉得把她的身世告诉白兰,因为她仔细想了,就算是白兰知道了对她来说也没有任何威胁。

  似笑非笑的看了秋沫一眼,白兰点头答应她的条件,“好,我答应。”其实他本来也没有打算把她怎么样的。

  

白兰现身

  那天晚上秋沫对白兰讲了和里包恩同样的事情,可以看得出来,白兰虽然吃惊,却接受的很快,而且又追问了很多关于秋沫穿越来的那个世界的情况,除了没有告诉他,他们其实是漫画中的人物外她几乎是有问必答。

  其实白兰是个很好的聊天的对象,而且很善于控制话题和气氛,而秋沫连最大的秘密都告诉他了,也就没什么不能说的了,所以两个人几乎聊了一晚上,最后还是秋沫聊着聊着就直接睡着了才算是结束了。

  看着歪倒在床上睡的香甜的秋沫,白兰勾勾嘴角,细长的眼睛也弯弯的,把薄被盖在她身上,“怎么办呢,我有点儿不想要放你离开了呢,泡泡。”

  ……

  

  十年前并盛中,阿纲带着蓝波赶到并盛中开始一平的师父,拥有红色奶嘴的风的试炼,同时在场的还是有小春。

  在看到风的时候,小春和阿纲不约而同露出了诧异的表情,缩小版的云雀前辈,而阿纲同时有个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云雀前辈的孩子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

  这个念头在云雀前辈和风一起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更加的强烈了。

  “喂!阿纲,你发什么呆啊?已经通过了风的试炼了,快伸出戒指啦。”里包恩一脚揣在阿纲的背上。

  “啊?哦哦。”阿纲连忙回过神来,连忙把手上的戒指递到风前面,然后在里包恩旁边八卦似的和他说道,“里包恩,你说小沫将来生的孩子会不会就是像风这个样子,他简直就是缩小版的云雀前辈。”

  听到他的话,里包恩的不怀好意的勾起嘴角,然后说道,“很有可能哦,不知道刚才云雀看到风有没有这种感觉,哈哈。他应该已经知道秋沫怀孕的事情了吧。”

  像是想到了什么,里包恩笑得更贼了,“可惜了,秋沫现在回中国去了,不然云雀见到她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里包恩你……”恶趣味,阿纲黑线的说道,不过心中也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可惜小沫在他们回来的前两天就已经回中国了。

  在他们安全回来给她报平安的电话中,阿纲差点儿问出怀孕的事情,幸好及时反应过来了。

  刚刚咬杀过阿纲的云雀恭弥在离开的那间教室的时候,很不凑巧的听到了阿纲和里包恩的话,脚步一顿,觉得刚刚那两下实在是太轻了,而那几句话却像是在脑中扎根一样,怎么也甩不掉。

  重新迈开脚步走向天台,云雀恭弥悠闲的身姿躺在天台上,脑子中想着刚才听到的话,秋沫的孩子,他的孩子,虽然在刚回来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确实有些理不清心中的想法。

  但是不可否认,在他知道了秋沫请假回中国而且天数不少的时候,很明白的感觉就是生气,竟然敢趁着他不在的时候请假,违反风纪,回来后咬杀!而生气的关键并不是她违反风纪。

  刻意的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