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着担忧的声音传来。

  “没…没事,可能是梦魇了,突然心跳好快。”秋沫抬起头,勉强的扯扯嘴角,心中却在担忧着云雀。

  “桌上有吃的,是京子她们送来的,先吃点儿垫垫吧。”里包恩开口说道,指指桌子上放着的炒饭。

  “嗯。”点点头,已经渐渐恢复的秋沫坐在椅子上整理思绪。

  其实秋沫猜的没错,她会这样的反应确实是因为云雀,不过并不是他出事了,虽然是和号称很强的幻骑士对战,云雀却轻易的掌控着全局,游刃有余。

  只不过按照计划,在战斗到危险的时刻,他和十年前的云雀恭弥对换了,只是为了这样能够最快的使得十年前的云雀熟悉和适应这里的战斗方法,这种事情果然也只有云雀能够做出来了。

  ……

  

  这一天的时间过的真的是无比漫长,让一些人觉得比过了十年还长,不过即使再长的时间,也终有结束的时候。

  就在秋沫细嚼慢咽的盘子里的炒饭并且注意听着耳机中阿纲他们的对话的时候,突然因为听到的话而喷饭了。

  “噗……咳咳…咳咳…”没拿勺子的手死命的拍着胸口,咳得一张原本有些苍白的脸红红的。

  “没…没事吧,您怎么样了?”强尼二手忙脚乱的找到纸巾递给她,惊慌的问道。

  “笨蛋!”里包恩鄙视的眼神毫不犹豫的递了过来。

  “没事……只不过呛到顺便米粒进到鼻子里了。”秋沫快速的整理好自己,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没想到竟然看到无间道了,现场版的。”

  刚才耳机传来的对话是阿纲和入江的,入江说他卧底,虽然其实她昨天就知道,不过亲耳听到还是很吃惊,特别是她也知道前面入江的作为,如果不是云雀告诉她的,她一定不会相信的。

  “小沫,你没事吧?”听到秋沫那震耳的咳嗽声,阿纲抽空关心了一下。

  “呃呵呵,没事没事,你们继续,继续。”秋沫尴尬的笑了笑。

  耳中传来入江正一,一句一句激动的解释,秋沫摇摇头感慨道,这果然还是她印象中的入江正一,反派的角色根本就不适合他。

  

  听了半天,终于良心发现的秋沫开口说了句,“他说的是真的,阿纲。”

  “唉?小沫?”正在犹豫不决的阿纲听到秋沫的话,一时没有明白过来她的意思。

  “你这个白痴女人怎么知道他说的真的?明显就是骗人的!”狱寺的吼声每次都是第一个出来,害得她不由得伸手揉揉耳朵。

  “就是,秋沫你不要因为认识他就轻易相信他的话。”拉尔的声音也接着传来,似乎很激动啊。

  “夫人?!”草壁也跟着喊了出来,不过立刻就收到了云雀恭弥朝他看去的锐利眼神。

  “秋沫?”入江迟疑的声音,然后想起什么似的恍然大悟道,“啊!难道是那个秋沫?!”

  “拜托,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声啊,我的耳朵都聋了。”秋沫实在是忍不住开口说道,早知道她就不要多管闲事了,还是在一边旁观比较好。

  

  “为什么说他说的是真的?”里包恩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看着她问道。

  “呃……恭…”秋沫刚想顺口答出是云雀恭弥告诉她的,猛地想起来十年前的云雀恭弥也在那 边,立刻改变的说法,“咳,那个谁昨天告诉我的。”然后眼神提示里包恩。

  十年前的云雀恭弥在听到秋沫的声音时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不过让他在意的是草壁为什么会叫她为“夫人”,因为疑惑他看着草壁的眼神越来越犀利。

  草壁硬着头皮冷汗直流的躲开委员长的眼神,心中留下宽海带泪,果然每次碰到夫人他都会倒霉。

  秋沫在云雀早上离开之后,就叫住草壁告诉他,如果见到十年前的云雀恭弥不要关于她的事情告诉他,就当是没关系。

  都怪他刚才一时嘴快,叫出了夫人。

  秋沫之所以决定是因为这种事情实在是不好解释,而且她不能保证,如果十年前的云雀知道她是他的妻子后会不会因为排斥而最后导致他们没有在一起,所以还是采取这种保险的做法比较好。

  里包恩了然的点点头,示意入江正一继续讲下去,果然到后

不凡小说网Www.buFAN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