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也郑重的答应,为了让他能够安心的行动。

  “还有,照顾好你自己,还有肚子的孩子,不要乱吃东西……”

  “嗨,嗨。”

  “我回来的时候你要出什么事,咬杀你哦~”

  “是,是,保证没事。”

  ……

  

牵挂

  等到秋沫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摸摸变凉的床铺,呼出一口气,看来已经走了很久了,明明昨晚因为忍不住担心而睡不着的,竟然还是错过了。

  起床,简单弄了些东西吃过后,秋沫就到彭格列基地去了,这边应该也已经开始行动了,“呦~大家早上好~”来到类似会议室的房间,淡淡的打了声招呼,四下看了看,问道,“阿纲他们已经走了么?”

  “嗯,走了有一会儿了,坐吧。”回答的是里包恩。乌黑的眸子看着做到他旁边的秋沫,脑中不由的想起了昨天云雀来找他的情景。

  

  “小婴儿。”

  “啊,云雀,你怎么过来了?”里包恩有些疑惑的看着过来找他的云雀,不是之前所有事情都已经决定计划好了么。

  “我来是想请你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帮我照顾一下小沫。”云雀似乎是不习惯说出这样的话,眉头紧紧皱着,却没有犹豫的把要说话都说完了。

  而听到他说这话的里包恩也同样有些吃惊,看了他一眼,弯起嘴角郑重的应道,“好,交给我吧。”

  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云雀声音冷了冷开口说道,“白兰可能知道小沫了,那天她见到六道骸的时候被白兰看到了。还有……”把秋沫昨晚说的话转述了一遍,里包恩的表情也不由的凝重起来。

  “你放心吧,我会照看好她的,而且现在的情况也不能说明什么,我们不能妄加猜测。”

  “嗯,那我先回去了。”这一群人中最让他放心的还是小婴儿了,云雀打着哈欠,转身离开了。

  留下里包恩垂下眼帘,陷入了沉思,希望这一切不是巧合,心底有着隐隐的担忧,不过云雀虽然还是十年前那个性,但是果然对媳妇就是不同啊。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里宝宝。”秋沫侧着头挑眉问一边的里包恩。

  “啊,现在还算顺利,已经进入了对方基地了,只是通信设备好像出了些问题,现在联络和他们联络不上了。”里包恩尽责的给她解说了一下现在的状况。

  “哦。”秋沫表情淡淡的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看着前面的电脑屏幕,支着下巴发呆。

  直到小春来送咖啡,秋沫和她聊了几句,小春为了不耽误他们谈事情,没一会儿就离开了。

  而就在秋沫端起手边的咖啡,张开嘴准备喝的时候,就听到耳边出来里包恩的声音,“你不能喝这个。”眼睛看着她手中端着的咖啡示意。

  “为什么?”秋沫保持着端杯子的姿势,疑惑的眨眨眼睛问道,“你不会是连我喝什么都要管吧?”因为昨天云雀说过让里包恩照顾她的,所以她才会这么问。

  

  “你不是怀孕了么,不能喝咖啡。”里包恩勾起嘴角看着她理所当然的说道。

  “呃……没关系吧,咖啡而已啦,可以喝的吧。”秋沫额角挂着黑钱扯扯嘴角说道,她根本没听过怀孕不能喝咖啡的,当然她以前也没有怀过孕。

  还没等她的话刚说完,旁边从刚才就一直在消化秋沫怀孕这个消息的人,终于反应过来,“啊!小沫(小沫姐)你怀孕了?!”风太、碧洋琪还有强尼二异口同声喊道,风太还激动的站了起来,身体向秋沫的方向前倾。

  吓了专注着和里包恩说话的秋沫一跳,往后靠了靠,眼睛扫过他们三个,然后开口说道,“是…是啊,我没给你们说过么?”

  “没有!”依旧是异口同声的喊声。

  “呃呵呵……可能是我忘记了。”秋沫抽搐了下嘴角。

  “这么说你是真的怀孕了,小沫姐?”风太再次确定似的问道。

  “是。”秋沫有些好笑的看着他们的反应,笑笑点点头。

  “真不可思议!”风太和强尼二同时把目光移向了秋沫的肚子,“一点儿都看不出来。”

  “多久了?”碧洋琪露出个很感兴趣的表情,看着她问道。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