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阿纲做出决定五天后是不是配合意大利的彭格列暗杀部队进行突袭后,去找了云雀,两人谈话,啊不,说吵架更合适一点儿,毕竟了平从进了云雀的基地之后声音就没有降下来过,在传达了一些消息之后,透漏出库洛姆重伤的事情,于是秋沫跑过去看她了。

  在之后的几天中,秋沫每天都会跑去照顾库洛姆,虽然每次去都要和云雀争上半天,不过库洛姆的情况看上去还算稳定,虽然还在昏迷中。

  而阿纲似乎也因为要做出重大的决定而开始烦躁起来了,蓝波竟然挂着一脸鼻涕一脸泪的扑到了在病房中的秋沫身上,事发太突然,来不及躲的秋沫只能任由他抓着衣襟,抽抽鼻子把阿纲的做为添油加醋的讲了一遍,“是阿纲的错,蓝波大人没有错!”

  秋沫头疼的看了看并没有被吵醒的库洛姆,轻声哄了哄蓝波,“好了,蓝波,这次是阿纲的错,蓝波没有错,不要哭了。”其实最终还是用了一包糖把他给哄住的。

  

  而就在秋沫以为库洛姆会这样渐渐好起来的时候,她的情况却更加恶化了,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幕,库洛姆的腹腔陷了下去,六道骸用幻术制作的内脏不见了。

  在刚开始看到她痛苦急促喘息的时候,忍不住握住她的手,却猛地被紧紧的反握住,看到她呼吸似乎平稳了一些,秋沫也任由她握住了。

  听着阿纲他们在旁边讨论,秋沫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在众人都没有办法的时候,云雀和草壁过来了,说是给库洛姆治疗,把人都赶了出去。

  看到被库洛姆握住的秋沫的手,云雀皱皱眉头,然后上前要拉开库洛姆,使出力气后却没有成功,眉头皱的更紧了,在要加大力气的时候。

  秋沫拉着他呲牙开口道,“疼疼,恭弥,算了啦,你先帮她治疗。”

  “嗯。”看着因为他使力而被牵扯到的秋沫,云雀放弃拉开她的手的想法,开始牵引出库洛姆的彭格列的指环本身的力量,库洛姆自己利用这股力量创造了内脏,虽然还不完全,却总算稳住了她的情况。

  “我就说你什么时候会治病了,原来又是这种外挂能力。”因为库洛姆好转,秋沫放松下来,看着云雀咧嘴说道。

  “哼,走啦,你该休息了。”云雀看了一眼呼吸已经平稳下来的库洛姆,拉起秋沫说了一句。

  “呃……恐怕有点儿困难。”秋沫瞥了瞥依旧被握住的手,然后看着他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就见云雀眉头又是一皱,丹凤眼中寒光一闪,在他动手之前,秋沫急忙用空着的一只手抓住他,开口说道,“唉唉,等一下,恭弥你不是还要去帮忙阿纲训练么,等一下结束你再来接我吧。”可不想让他用蛮力。

  云雀目光望进秋沫的眼睛里,似乎考虑了一下,在秋沫追加了一句,“我不累啦,放心吧,身体没问题的。”云雀才勉强点点头,表示同意,只不过离开时扫的库洛姆那一眼让她在昏迷中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在这儿等着我,一会儿就过来。”看到秋沫用力点点头,云雀才离开去找阿纲进行训练。

  

  目送云雀离开后,秋沫一直费劲抵抗的浓浓睡意终于再也忍不住席卷而来,打了两个哈欠,透过闪着泪光的眼眶,看了库洛姆,再也抵挡不住睡意,秋沫趴在床沿上,闭上了眼睛。

  挡住直射入眼的光线,秋沫猛地连眨了几下眼睛,才看清了眼前的情况,果然啊,不可控制的眼角抽动了一下,她就感觉那股突然袭来的睡意有些熟悉,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

  不过是这次的地点不同而已,不再是那个阴冷的水牢里了。

  懒得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秋沫环视了四周,渐渐的靠近了房间深处的人影,眉头却越皱越紧,“六道骸?”

  走到倒在地上的人身边,秋沫蹲下身子,扶住他的肩膀,扫视了一下他全身,竟然这么惨,抚开挡在他脸上的发丝,秋沫的眼睛猛地睁大,急急的唤道,“六道骸?六道骸?你怎么样了?醒醒啊!”声音透着恐慌,因为他的一只眼睛还在流血。

  “咳咳……”终于像是承受不住秋沫的摇晃,躺在地上的人发出声音,完好的那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buFAN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