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观众都觉得这出戏会以蓝波哭着变成大人为终结的时候异变发生了,也是,要是都能预料到还叫什么生活啊。

  里包恩身体动不了,被蓝波丢出的十年火箭筒套中了,阿纲和秋沫感觉到不对劲想要上前的时候,已经晚了,只有期待并且紧张的等着看一团烟雾中,十年后的里包恩出现。

  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秋沫在脑中瞬间YY出好多样子,可是都被否决了,似乎很难想象啊,四只眼睛紧紧等着逐渐变淡的烟雾。

  那个什么,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烟雾散去后,没有出现任何人,就连现在的里包恩消失了。

  秋沫和阿纲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怎…怎么回事?十年后的里包恩没有出现?”阿纲有些结巴的看着秋沫说道。

  “我也不知道。”秋沫耸耸肩,表示不清楚,不过却如有所思的看了看前面街角的地方,皱了皱眉。

  “十年火箭筒是十年后的人和现在的交换五分钟,可是十年后的里包恩没有出现,那不会是说十年后里包恩已经不存在了吧。”阿纲边思考边做出有些惊悚的推测,说道最后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好了,阿纲,不你要瞎猜了,那个什么火箭筒实效不是五分钟么,等里包恩回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放心吧。”秋沫拍拍阿纲的脑袋,出声安慰道,“我们先回去等等吧。”

  “嗯,好,也只能这样了。”阿纲叹了口气和秋沫一起回家里等着,不过他心里却有着隐隐的不安。

  第二天这种不安果然变成了现实,五分钟过去了里包恩还没有回来,开始他们还能安慰自己说可能是火箭筒出了问题,这次时间长一些而已,可是到后来这种自我逃避的理由完全是苍白的。

  阿纲和秋沫一起找了很多地方,可是都没有,虽然秋沫早就知道这样找是根本找不到的,但是看到阿纲焦急慌张的神情,她不由的跟他行动了。

  最后狱寺、山本他们都加入了,阿纲和秋沫也决定去找罪魁祸首蓝波问清楚。

  结果没想到还什么都没问出来,两个人就重蹈覆辙了,两个人莫名其妙的被装进了火箭筒,秋 沫的感觉就是两个人一起果然很挤啊,咳咳,她只感到眼前一黑,一声爆炸声后,挥开眼前的烟雾,原本紧张的心情立刻扭曲了,这不还是阿纲的房间么,那火箭筒果然是怀了。

  

  可是原本在身边的阿纲却不见了,心里一窒,秋沫快步出了屋门,“阿纲!阿纲!”找遍了整个家都没有,秋沫也不禁慌了。

  “狱寺,山本,你们看到阿纲没?”秋沫跑到学校,抓住正在找人的两人急急问道。

  “没有。他不是和你在一起么?”山本扶住大喘气的秋沫答道。

  “十代目发生什么事了?”狱寺揪着秋沫吼道。

  “狱寺,你先放开小沫。”山本拉开一碰到阿纲的事情就激动的狱寺,让秋沫能好好的说话。

  “我和阿纲去找蓝波,还没问出什么事,就被火箭筒砸中了,然后阿纲就不见了,而我却还在原地。”秋沫一口气解释完,着急的看着他们。

  “什么!十代目也被十年火箭筒砸中了?”狱寺立刻杂毛。

  “狱寺,你先冷静一下。”山本拉住激动中的狱寺,然后分析道,“我们还是再去找蓝波吧,看来问题都出在十年火箭筒上了。”

  “嗯。”秋沫点点头,她也是这样认为的。

  于是三人朝蓝波出发……

  

  一整天下来,秋沫被十年火箭筒射中了三次,可是每次都是出现在原地,而她身边的人去消失了,先是狱寺,接着是京子、一平、蓝波,最后甚至连山本也消失了。

  颓然的坐在阿纲家门口,秋沫从心底升起一种浓重的无力感,接二连三的事情让她有种错觉,其实并不是她不愿接受这个世界的一切,而这个世界在排斥着她,六道骸的幻术,十年火箭筒,让她不得不这么想。

  抱膝靠着墙,把头埋在双腿上,秋沫脑中一片空白。

  她可以肯定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都因为十年火箭筒,而十年火箭筒是有人刻意为之,却始终没有抓到那个人。

  认真思考一下,和彭格列相关的人相继消失,而且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