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呻吟声。

  一只手捂着后颈,秋沫睁开眼抬起头就看到一双似乎冒着怒火的丹凤眼正狠狠的盯着她,吓得不由往后靠了靠,脸上原本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部也瞬间恢复正常。

  “你刚才见到六道骸了?”疑问的话语却是可能的语气,从面前盯着自己的人口出冷冷传来。

  

好奇心要不得

  “你刚才看到六道骸了?”

  秋沫听到这话,看到眼前人的表情,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条件反射的回答道:“是!”

  “在哪里?”听到秋沫的回答,云雀少年的眼睛眯了眯闪过一抹光芒,追问道。

  “呃……在监狱里。”秋沫决定老老实实的配合提问。

  “监狱?”云雀少年念叨了一遍,眉头皱起。

  “云雀,你带她出去问吧。”站在讲台上的里包恩突然开口□来一句,然后用眼神示意正心惊胆战却还是不忘好奇的看热闹的同学们。

  云雀少年了然,转身眯眼扫过聚成一团的同学,他们立刻往后退了退,低下头不敢看他一眼。

  “走。”云雀少年再次转头看向秋沫,吐出一个字后转身就离开了。

  “哈?”秋沫今天受到的惊吓太多,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他走到的背影。

  “走啊。”感到后面的人没有动静,云雀少年回头看到秋沫一脸呆样,不耐烦的停下来又说了一句,声音冷了冷。

  “呃……”拜托,要我出去就不能说清楚么,嘟着嘴抱怨了一句,秋沫认命的起身低着头跟着他出了教室。

  两人一路无语,秋沫跟着云雀走到接待室,自觉的找了个位置坐下,等着他提问。

  

  “监狱是怎么回事?”云雀少年在位子上坐定,就开口问道。

  “你不知道么?六道骸被关在复仇者监狱最底层的水牢里。”秋沫撇撇嘴答道。

  “那你是怎么过去的?”云雀少年继续追问。

  “呃……这个我也不知道,只是我睡着的时候可能会被他用不知道什么方法带到水牢中,而我这边的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秋沫皱眉想了想总结了个说法,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他为什么要找你?”云雀少年因为秋沫的话皱了皱眉,问道。

  “这个你要问他吧。”秋沫也很无奈好不好,刚刚被人像召唤兽一样召唤了,还没刚放回来就又被人像审犯人一样审问,她也很怨念的好不好,越想越觉得不爽,于是回答声音也变得没好气了。

  “你想被咬杀么?”云雀当然听出来她的抱怨语气,声音一冷,眼睛闪着危险的光芒看着她。

  “随便啦。”完全自暴自弃了,秋沫白了他一眼,声音里透着委屈,,鼻子有些酸,然后撇开眼不去看他。

  “……”张了张嘴,云雀看着则面对着她的女生眼眶有些微红,不停的眨着眼睛,想要说什么,终是说不出口。

  气氛骤然尴尬的沉默了一会儿,云雀最终开口说了句:“你走吧。”

  而秋沫正在心里狠狠的拿头撞墙,她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更年期提前到了,竟然差点儿在云雀少年面前哭出来。

  而正在她懊恼万分的时候,听到云雀的话,立刻像是得了特赦令一样,站起身来头也不会离开了接待室,因为她觉得丢脸死了,实在没脸去看云雀少年的表情了。

  

  秋沫走的很急,在接待室门口和叼着根草的草壁同学擦身而过,草壁认出她就是那次在接待室睡觉的女生,而现在又从接待室出来,八卦神经立刻全部都活跃起来。

  带着几分兴奋走进了接待室,想要仔细观察一下他家委员长的表情,虽然不能出来八卦,但是碍不着他在心里YY啊。

  可以一进门这种八卦心情立刻化为泡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宁愿自己从来没有来过。

  他家委员长的脸不是一般的难看,全身散发着戾气,看到他进来后,一双闪着寒光的丹凤眼利剑一样朝他射了过来,立刻射了他个透心凉。

  面对危险条件反射想要后退已经晚了,就听他家委员长冷冷的声音传来,“不敲门就进来,咬杀!”

  草壁同学最后见到的就是他家委员长的武器闪过的银光,心里十分的冤,以后那个女生出现在他家委员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BUfaN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