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

  “前几天和京子、小春她们去逛街,看到买的。”秋沫耸耸肩回答。

  “你就喜欢买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阿纲由衷的感慨。

  “去…这哪里乱七八糟了,现在不是用上了么。”

  “呃…好啦,谢谢你了,小沫。”阿纲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嗯。”秋沫笑了笑。

  

  而第二天果然如阿纲预料的一样,阿纲妈妈兴高采烈的到了教室,让秋沫没想到的是,她也被连累了,阿纲妈妈显然是要当阿纲和她两个人的家长。

  捂脸,秋沫和阿纲妈妈挥挥手后,就把目光放在黑板上没有动过了。

  而老师果然是按照分数低的同学开始提问,不得不说山本的RP真是强大,随便说个数字都能答对。

  摇摇头,秋沫按按耳机,正要开口告诉阿纲那道题的答案,却听到耳机中突然传出来一阵用铁丝划钢板的声音,“撕拉……”

  秋沫和阿纲动作一致的一张脸整个都皱起来,狠狠的咬住牙,从牙缝里发出了“嘶…”的声音,手忙脚乱的把塞在耳朵里的耳机弄出来,使劲揉着耳朵。

  结果作战计划就这样无疾而终了,秋沫边揉着耳朵边睁开一只眼睛,看到了窗口处,忍着装扮的里包恩正举着一张写着“敢作弊,找死!”的纸,冲着她咧嘴笑呢。

  看的秋沫咬牙真想把手里的耳机砸到他脸上。

  

  以后的教室因为蓝波和一平众人的到来,乱成了一团,在老师也离开之后,COS狂里包恩一身教师装扮出现了,秋沫白了他一眼就直接把脸埋在双臂中找周公去了。

  她已经对除了阿纲之外,其他几个人的眼神不抱任何希望了,他们永远认不出来COS中的里包恩,虽然他COS的真的很像。里包恩的教学完全就是在整学生,不时的从口袋中拿出炸弹等危 险物品,弄的教室中乱糟糟的,于是终于招来了爱校狂,云雀少年。

  “真吵啊,不安静点儿的话就咬杀你!”云雀恭弥出现在教室门口,锐利的眼神扫过阿纲说道。

  “Ciao~”里包恩站在讲台上从容不迫的和云雀少年打了个招呼。

  “小婴儿?”云雀少年果然和里宝宝有JQ,不光一眼就认出是他了,似乎还很给他面子,没说什么留下一句话,“各方面都注意到安静点儿。”

  就要转身离开。可是却在转身的时候眼睛余光扫到了教室后面的一个角落,丹凤眼微眯,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调转方向向教室里走去,而他的目的地显然就是正在睡觉的秋沫。

  “云…云雀前辈?”阿纲他们当然也看出来,连忙把身上带着的实验用品拆掉,想要上前阻止他。

  很奇怪,小沫又有哪里惹到云雀前辈了?难道只是上课睡觉他也要管么?却因为一直担忧里包恩带来的混乱,而没有发现秋沫身上的异常。

  其他同学看到委员长进来立刻有多远闪多远了,都围成一团,眼睛跟随着云雀少年的脚步。

  

  而秋沫是真的睡着了,但是按理说这么混乱的教室她不可能睡的这么死的,那是因为她一睡着就被六道骸带到了复仇者监狱最底层的水牢,故地重游。

  只是因为六道骸兴趣来了,想要实验一下,秋沫没办法出去,就认命的随意飘在六道骸面前,看着他用异色双眸中的右眼盯着自己,不断变换着数字。

  却没有感觉到她身上有任何异常,而六道骸的眉头却渐渐皱起,看向自己的眼神越来越诡异,让她不由的打了个寒颤,向后退了退。

  “干…干什么?”不知道是因为水底冷,还是气氛太诡异,让秋沫咽了口唾沫,有些紧张的开口,“研究不出来是你的问题,和我无关的。”

  “呵呵,没想到云雀恭弥又变强了,这样都感到幻术,真想和他好好比一场啊。”六道骸却说出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你该回去了。”

  “拜托能不能不要在找我来了,或者换个地方,或者提前打个招呼?”秋沫相信他说的话,趁着最后的时间试图和他商量道。

  “那可不行哦~”六道骸对她笑笑愉快的回答。

  “去死…”吧你,还没说完,秋沫感到后颈传来一阵熟悉的疼痛,嘴里的话就换成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