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fufufu…你说呢?”六道骸勾起一个邪笑,异色双眸闪着异样的光看着她,“你也知道我最擅长的就是幻术了,而现在竟然出现一个对幻术有抵抗的人来,你说对于这么个对我来说危险性极大的人,我该怎么办呢?”

  “呃……你放心,我保证她肯定不会威胁到你的。”秋沫迟疑的开口。

  “我要怎么相信呢?”六道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的挣扎。

  “那你想怎么样?”又被威胁,他妹的。

  “配合我研究一下。”六道骸再次说出他的要求。

  “唉。”秋沫叹了口气,想着就是这个,正要无奈妥协的时候,猛地想到,“不对啊,你最擅长的幻术对我都没作用,我为什么还有听你威胁啊,哼!差点儿被你忽悠了,我拒绝!”说完离的他远远的。

  “Kufufufu…”六道骸并没有因为她的拒绝气恼,而是对她笑笑说道,“你也说我最擅长的是幻术,那就是说我其实还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对付你的了。”果然看到对面的女孩儿脸色一变。

  “那也无所谓,反正你现在也出不去,能使用也就是幻术了。怎么样?没错吧。”秋沫脑子还不算糊涂,说完得意的看这着他,那表情就是在说,没办法了吧。

  “那我们不妨试试吧。”六道骸表情不变的弯弯嘴角开口道。

  “你……”秋沫看到他的表情寒了一下,正要再说什么时候,突然感到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了起来,眼睛不由自主想要闭起来,“怎么了?”

  “不用担心,是你要醒了。”六道骸的声音在秋沫耳边响起,“我们后会有期,秋沫。”

  

  秋沫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耳边还回荡着六道骸那句‘后会有期’。

  “小沫,你没事吧?做恶梦了么?”阿纲妈妈柔柔的声音传来,温暖的手抚上秋沫的额头,帮她擦掉了额头冒出的冷汗。

  “阿纲妈妈?我没事,好像做噩梦了。”秋沫看到床边担忧的看着她的阿纲妈妈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睡的不好。”阿纲妈妈对她笑笑说道,“再睡一下吧。”

  “嗯,谢谢你。”秋沫对她露出个安心的笑容,听话的躺下了,她需要一个人好好想想刚才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嗯。”阿纲妈妈温婉的看着闭上眼睛,帮她掖好被角就离开房间了。

  

教学参观

  听到关门声,秋沫张开眼睛,乌黑的双眸灵活的转了转,一点儿也看不出睡意,把视线定在天花板上,脑子转着。

  刚刚的经历应该不是做梦吧,虽然不可思议,但是她怎么都感觉她是真的到了复仇者监狱最底层的水牢,那种处在水中的感觉一点儿也假不了的。

  那也就是说她真的见到那个六道骸了,和他说了半天的话,他说的什么对自己幻术研究也是真的了。

  眉头不由的皱起,虽说她对幻术不感冒,但是那个六道骸看起来就不是省油的灯,谁知道他还有什么其他的招数招呼她。

  虽然秋沫并不认为她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能让六道骸费心对付她,但是他最后那句后会有期还是让她心有余悸啊。

  可是防范于未然的方法又怎么会是那么好想的呢,秋沫开始头疼了,这种事让她怎么想办法嘛,对手不是一般人啊,不,对手不是人。

  

  赌气般的双手握住被角“刷”的一下把被子整个拉到头上蒙住,视线瞬间陷入黑暗。

  “想闷死自己啊。”一个声音透过被子传进秋沫耳中。

  “我愿意。”听出来是里包恩的声音,秋沫在被子里撇撇嘴接了句。

  “随便。”里包恩没理会她的话,而是跳上床头,盘腿坐在她身边说道,“不过你要不要起来说说刚才是怎么回事?”

  “刚才?”听到他话里有话,秋沫一下子掀开被子坐起来眼巴巴的盯着里包恩说道,“你不会连我做什么梦都知道吧?”这也太夸张了吧。

  里包恩白了她一眼,然后开口说道,“刚刚这里有六道骸的气息,阿纲对六道骸的气息很敏感,不过我们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六道骸,只看到你睡的不是很安稳。他帮妈妈给你拿饭了,一会儿就过来。”

  “哦,原来如此。”秋沫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