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的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秋沫眼中闪过一丝坚定,这样下去不行啊,不行啊。

  看着在太阳下认真挖地的众人,生活了两世的“老人”了,怎么能连这些孩子都不如呢,这些什么矫情的东西一点儿都不适合她的,所以都滚蛋吧。

  弯弯嘴角,秋沫再次闭上了眼睛,心里一片清明。

  却不知道旁边有个人原本一脸严肃的人,看到她放松后也同样弯了弯嘴角,然后看着她露出了不怀好意的J笑。

  

  没过一会儿就看到两个小孩子一蹦一跳的到了在树荫下的那个身影旁边,蓝波一下子就跳到了秋沫身上,嘴里还喊着,“小沫,你竟然敢在这里偷懒,蓝波大人都在帮忙!快去快去!”身后奶牛尾巴一晃一晃的。

  “小沫姐姐一起一起,快来。”一平细细是声音也跟着响起,并且伸出双手拖住秋沫的手往外拉。

  秋沫苦笑的看着这两个小儿,无奈的说了句,“好啦好啦,我去还不成么。蓝波,你再跳的话,我中午吃的便当就要吐给你了啊。”顺便伸手把蓝波从身上拎了下来。

  “啊!小沫你好恶心!”蓝波一脸嫌弃的扭扭身子想要挣脱秋沫的手。

  秋沫站起身来,晃了晃手中拎着的小奶牛,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没资格说我,比恶心我绝对比不过你的。”

  “才不是,蓝波大人才不恶心呢~哼~”蓝波不依的在秋沫手中晃来晃去。

  “是~是~你不恶心,你不恶心死…”秋沫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说着,然后走到正在劳动的众人面前,加入锄地的行动中。

  “小沫,你也来啦,不要意思啊,连累了你们。”阿纲看到旁边的秋沫,停下动作,摸摸脑袋说道。

  “客气什么啊,快锄吧,再买点儿种子种上,明年这个时候就能收获了。”秋沫看了他一下,耸耸肩说道。

  “呃……我们这不是在种地啦,小沫。”

  “白痴女人,我们是在找时光胶囊啦。”阿纲和狱寺的声音同时响起。

  “嗨嗨~我知道了。你们还真有默契。”秋沫看看他们两个,撇撇嘴说道。

  “那当然,我可是十代目的左右手。”狱寺一脸骄傲的表情,大言不惭的说道。而阿纲就是一脸无奈了。

  

  直射头顶的阳光,不知不觉中已经慢慢斜了下去,灼热的光芒也被淡淡橘色的光线所取代,抬头看了一下,夕阳西下的景色,秋沫停下动作缓了口气,再看看坑坑洼洼的地面,有些无力,看样子要来不及了啦。

  正在这时,就听到耳后传来一个声音,“啊!拼死去找时光胶囊!”还没来得及转身,就感到旁边一阵劲风掠过,就看到裸奔的阿纲掂着个锄头跑了过去。

  他跑过的地面只能用千沟万壑来形容了,斜眼看了下收起列恩的里包恩,秋沫多嘴说了句,“会被云雀少年咬杀的。”

  “呵呵~不会的,和云雀说过了,放学之前恢复原样就好了。”里包恩一点儿也不在意的看了她一眼说道。

  “……”忘记里宝宝和云雀少年之间的JQ了,秋沫黑线,以裸奔阿纲的破坏力,想要恢复,怕是还是直接被咬杀了干脆点儿。

  秋沫转转眼珠,放下锄头走到一边的花坛旁,四处看了看,伸手从盛开的鸡冠花上取下了些种子,两只手把种子上的外皮搓掉,重复这样的动作几次后,手中就出现了一把鸡冠花种子。

  斜斜勾起嘴角,眼睛跟着弯了弯,秋沫走到阿纲杰作下,一路走下来把手中的种子天女散花似的随手撒在了坑洼的地面上。

  “你才会被云雀咬杀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没关系啦,反正谁知道长不长的出来呢。就算长出来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秋沫继续手上的动作,不甚在意的说道。

  “是么?”这次好像换了一个声音。“是啊,那时候谁还记得是……”我弄得呢,正要说的话,在头顶被一个熟悉的生物占据之后,戛然而止。

  秋沫拿下头顶阿黄,也就是云豆,才敢抬眼看眼前的人,心里直问候里包恩,都是他陷害的,“呃……”

  “破坏校园,咬杀!”云雀丹凤眼微眯看着小心翼翼盯着她的女生,开口说道。

  “呃…等一下!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BuFAn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