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声探头出来看道。

  “是,妈妈。”阿纲有气无力的应了声,显然是被虐待的不轻。

  “阿纲~你快过来,妈妈有事要告诉你,你听到后一定会很高兴的哦~”沢田妈妈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他秋沫的事情了。

  “什么事啊?”阿纲心里想的是现在只有里包恩这一群都离开对他来说才是高兴的事情。

  “呵呵~你猜我今天看到谁了?你一定猜不到哦~”沢田妈妈卖关子。

  “谁啊?”阿纲却没有那个猜的心情。

  “小沫哦~她今天回来了~”

  “小沫?谁啊?”阿纲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也是,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谁还会记得那么清楚呢。

  而刚准备上楼的里包恩听到这个也停住了脚步,在一旁听着,对沢田妈妈口中的人有些兴趣。

  “你忘记了么,小沫啊,秋元沫,我们以前的邻居。你们六岁那年她父母出意外然后被她外公接走了,你还拉着她哭了好长时间。”沢田妈妈解释了一串,然后充满期待的看着他。

  “秋元沫…小沫!”阿纲猛地想起来,一下子窜到妈妈面前激动的问道,“你是说小沫回来了?小沫!”

  “呵呵~是啊,就知道你不会忘了的,今天中午的时候我见到她了,她回来日本上学,还在我们隔壁住。”

  “她真的回来了,那我去看看她……”阿纲说完就向外跑,可以刚迈出脚步就停下来了,有些犹豫、不确定的说,“她会不会不认识我了……或者忘记了?”

  “呵呵~不会的,今天我们还有说到你呢,正好小沫答应了要来吃晚饭,你去叫她吧。”沢田妈妈笑笑说道。

  “嗯。”阿纲笑笑应了一声,跑了出去。

  “秋元……沫……”一直在一边听着的里包恩默默的念了一句,乌黑的眸子闪了闪不知道在想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呃本来想存稿的但是存稿果然不是偶的菜存不起来就这样一章章慢慢码吧

青梅竹马

  秋元家……

  沢田纲吉站在门口走来走去犹豫不决,可能是太长时间没见,或者是彼此生疏了突然见面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他皱着眉想象该怎么和小沫打招呼的时候,秋沫因为要扔垃圾突然打开了门。

  两人都为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吓了一跳,不同的是秋沫只是后退了一步,可是阿纲却跌倒在地上了。

  “……呵呵~阿纲?”秋沫先反应过来,上前一步把空着的一只手伸到他面前,笑笑说道。

  “是啊,小沫?”纲吉呆呆的看着秋沫拉着她手站了起来,傻笑着摸摸头不知道说什么。

  “我是,好久不见了~阿纲,先进来吧。”秋沫顺手把垃圾扔到旁边,然后招呼沢田纲吉进门,反正没办法躲开,那只有积极面对了,再说面对阿纲还好啦。

  “嗯。”纲吉点点头跟着秋沫进门,眼珠四处转转看到大部分已经都整理好了。

  “阿纲,你先坐,我刚回来很多东西都没有收拾好。”秋沫去厨房倒了杯果汁给他。

  “不用忙了,小沫~呵呵,好久没见你了,你回中国之后过的怎么样?”察觉到小沫好像没有变化,还是他熟悉的那个小沫,纲吉就渐渐放松下来。

  “这么长时间没见,阿纲你还记得我算你有良心,我回中国之后就和外公外婆一起住了,我们家是在山上,环境很好,也认识了不少人,还不错,呵呵。阿纲呢?现在怎么样?还有没有人欺负你了?”秋沫在他对面坐了下来,随意的聊着,家教里也就阿纲还正常些,暴走时除外,其他人……啧啧~~

  “呃……”纲吉有些尴尬,因为秋沫走了之后他还是继续过着废材生活,“我还和以前一样,不过没有小沫帮我了,呵呵。”

  “呵呵~你啊,那你现在是在并盛中上学么?”秋沫笑了笑明知故问,不然怎么能够继续下面的剧情呢。

  “嗯嗯,我听妈妈说你要在这里上学,是在并盛中么?”纲吉有些激动问道,这样的话就可以再一起上学了,因为之前的习惯,总觉得有小沫在身边很安心。

  “是啊,我已经晚了好几天了,明天就去报道。以后还要多多指教了~呵呵~”说起会晚,就不得不说她外公非要在她还有三天就要来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