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们打扰蓝波大人这次的实验,蓝波大人就不告诉你们下面的实验。”蓝波双手叉腰得意的说了句就转身要跑。

  可是被狱寺手疾眼快的抓住了牛尾巴,“下面的实验?还有什么?”虽然脑子里有个声音在提醒不要问,不要问,可是他还是止不住好奇心。

  “哼!才不告诉你!放开我啦。”蓝波四肢乱蹬的想要拜托狱寺。

  “快说啦!”狱寺不客气的一拳敲在了他脑袋上,旁边阿纲和山本也好奇的看着他。

  “呜呜…要忍耐!”蓝波挂着两行鼻涕,“小沫还说,朝着蚯蚓小便的话,你重要的地方就会肿起来啦。”说完就挣脱狱寺跑走了。

  剩下三个人,狱寺和山本下意识的就向阿纲重要的地方看去,而阿纲的手下意识的就向下伸去,可是在看到另两个人的眼神后立刻大叫一声,“啊~”转身向厕所跑去。

  “……”狱寺和山哭笑不得的面面相觑,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阿纲从厕所出来,想要去问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十代目…你…”没事吧,几个字咽在喉咙里,狱寺走到阿纲身边。

  “呃…没事啦。”阿纲回答的也很尴尬,再次确定了秋沫当幼儿园老师对小孩子来说绝对是荼毒。

  “哦呵呵~”三个人互看一眼,不由的相视大笑出声。

  

  这边发生的插曲,昏昏欲睡的秋沫当然不知道了,只是莫名其妙的打了几个喷嚏而已。

  阿纲几个人对上了了平的前辈,要用接力游泳比赛来解决问题,秋沫把阿纲的外衣盖在了头上,移过去当啦啦队,迷茫中发现阿纲、狱寺、山本看她眼神透着诡异和尴尬,却没有在意。

  那几个人明显是小混混,使诈了,不过秋沫坚信主角无敌,安慰了京子和小春几句就蹲在海边看螃蟹吐泡泡了。

  带着个游泳圈在手中玩乐的蓝波突然呛到了水,“呸呸~”了几下后,游到阿纲他们旁边问,“阿纲,海水为什么是咸的啊?好难喝哦。”

  “呃…那是因为……”阿纲想了想,开口想要回答却被打断了。

  “还不是因为之前来这里的人一边游泳一边小便的。”秋沫冷不防的开口接了一句。

  “噗咳咳…咳咳…”瞬间秋沫旁边听到这话的人,几乎全都被呛到了,不小心喝了海水的人立刻跳开离海边远远的,心有余悸啊。

  “虽然也有糖尿病的,但是那毕竟是极少数了。”脑袋晒的昏昏的秋沫又接了一句。

  离开海水的人越来越多了,相信他们下次来的时候也一定会再次想起的。

  “小沫……”无奈的众人。

  “呃…怎么了?”秋沫茫然的抬头。

  “小沫,拜托你以后绝对不要当幼儿园教师啊!”阿纲终于忍不住冲她喊了出来。

  “呃……”

  

起名字要慎重

  秋沫直愣愣的站在医院前面发呆,顶着个大太阳光洁的额头渗出丝丝汗水,她却觉得全身发寒。

  护士小姐的话还在耳边回荡,“哦,你说那个小女孩儿啊,她之前为了救一只小猫出了车祸,被送来的时候内脏和右眼已经毁了,而她的父母不愿意捐出器官救她,所以医生也没有办法,坚持了几天她就不行了。实际上,她的父母也就来过那一次,知道她没救之后就没来过了。唉,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秋沫找了小凪一整天,却没想到竟然得到这样的结果。

  “小沫,你在这里干什么?生病了么?”碧洋琪寻找料理材料的途中看到正在医院前发呆的秋沫,停下来叫住她。

  因为秋沫第一次见面曾赞美过她的料理,‘这么华丽的料理怎么可能有人做得出来啊!’让碧洋琪对她的印象很好,虽然秋沫那句话是反话的意思。

  “啊!碧洋琪是你啊,我没事,只是有点儿累了在这里休息会儿。”秋沫回过神来,笑笑对她解释道。

  “哦,那不要站在太阳底下,容易中暑。我还要去找材料,先走了,拜~”

  “嗯,拜拜~”和碧洋琪告别后,秋沫抬脚往家走。

  

  和小凪相处不过半个月的时间,说没感情那是骗人的,听到她的事情,说有莫大的悲痛,那也是骗人的。

  只是心底不可避免的划过深深的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