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O不秪”秋沫边吃边道,“对了,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上次偷跑出来找他却没有看到人。

“哦,前几天刚回来的,沢田他们也从意大利回来了。”风边卖包子边和他聊天。

“唉?阿纲他们回来了?什么时候?”秋沫惊讶道。

“前不久就回来了,呵呵。”风温柔的笑道,“是因为云雀不想你去找他们,才没有告诉你的吧。”

“呃,应该就是。”秋沫嘴角抽搐一下,肯定是这样的。

“呵呵,你们感情很好哦。”风看着她道。

“呵呵,还好啦。”秋沫厚脸皮的接受道。

 虽然爱上的人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人,可是他们的爱情却很平凡,没有那么多波澜壮阔、一波三折,可是却温馨的沁人心脾,立刻萌上风也许是因为他很像缩小版的云雀的缘故吧。

 

“那个,小沫小姐…”啃着包子胡思乱想的秋沫被风的声音拉回神智,眨眨眼睛看向他问道,“嗯?怎么了?”

 风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指了指她身后,温柔的眼神换成了同情的。

“呃……咳咳咳……”,茫然中的秋沫咬着一口包子转过头去,却在看到来人时,猛地张大眼睛,然后要命似的咳了起来,刺激过大噎住了。

 来人原本严肃泛青的脸在看到她这样的时候,立刻一变,上前扶住她,手轻轻的在她背上拍着,急急的说道,“没事吧?怎么样?”

“给。”风体贴的递上一杯水。

“呼……活过来了。”牛饮完之后的秋沫终于得救了,长出一口气张口说道。

“怎么那么不小心。”云雀看着她咳的通红的脸蛋责备的说道,却动作轻柔的把因为刚才一阵乱咳而挡到眼前的头发拨到她耳后。

 到底是谁害的啊,秋沫诽腹一句,然后不怕死的瞪了他一眼,才想起来她现在处于被抓包状态,气焰立刻矮了下去。

 果然,看到她已经没事,云雀的脸立刻拉了下来,“谁让你跑出来的?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睡午觉么?”说话的同时把她拉了起来。

“呃,那个,我实在是睡不着,所以……”秋沫听话的站起来拉住云雀的衣服,企图用装可怜这一招蒙混过关。

“先回家。”云雀看了一旁的风一眼,然后拉起秋沫往家里走去。

“哦。”点点头,秋沫转头对风笑笑说说道,“我们先走了,再见,风。”

“呵呵,这些包子你带走吧,再见。”风递上一袋包子,温柔的对她说道。

“啊,谢谢你。”秋沫完全不知道客气为何物,开心的道谢后接过。

“哼。”云雀疑似瞪了她一眼,冷哼一声表示他的不满。

 秋沫立刻收敛表情,傻呵呵的对他笑笑,然后一只手抱住他的手臂,另一只手拎着袋子,把身上的重量大部分都压在他身上,让云雀拖着她走,脑中想着这次该怎么蒙混过关,没有看到云雀勾起的嘴角。

 走到一半,秋沫几乎睡着了,闭上眼睛,整个人赖在云雀身上,云雀干脆伸手抱起她,脸上面无表情,眼中却带着的无奈的宠溺。

 

 好吧,睡觉这一招,成功的使她逃过一劫,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了。

“对了,恭弥,阿纲他们是不是回来了?”秋沫问向旁边的云雀。

“回来几天了。”云雀一点儿也不感兴趣的回答了句。

“嗷,那明天去找他们玩吧。”一不留神就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不许去。”云雀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开口道。

“唉,可是好久没见了啊,我想去……”秋沫鼓起腮帮,哀怨的看着云雀道。

“明天该去医院检查了。”云雀说道。

“呃,是这样啊,呵呵,我忘记了。”秋沫尴尬的扯扯嘴角。原来不是不让她去啊,就知道恭弥最好了,这样想着,秋沫对云雀露出个让他起鸡皮疙瘩的傻笑。

 然后抽风似的开口问道,“恭弥,等到孩子出生之后,我们就是三个人了,那样就是群聚了,要怎么呢?”眼巴巴的盯着云雀啊,等着他的回答。

 谁知道云雀给了她个看白痴的眼神,充分体现了他对这个问题的鄙视,不过还是开口回答道,“他是你身上出来的,算是我们的一部分。”

 秋沫愣了一下,然后愉快的勾起嘴角,对他的回答很满意,直到睡觉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不对啊,恭弥,你的意思是你儿子不是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