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她一时有些迟钝,反应不过来,就只能那么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脑袋空空的,不知道该想什么。

  

  明显的走神,让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危机的降临,直到那人出现她身后,冰冷的出声道,“看够没?”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满和寒意。

  这声音贴着耳朵清晰传进脑中,温热的气息抚上耳朵,刺激是巨大的,秋沫全身鸡皮疙瘩都掉地上了,捂住胸口跳开一大步,却立刻被人拉了回来。

  双臂被来人用铁钳般的双手控制住,没有伤到她却挣脱不开,两人几乎贴在一起,秋沫望进云雀恭弥幽深的眸子,舔了舔干涩的唇瓣,受到蛊惑似的开口道,“那个,你…都看到了?”心跳有些加快。

  “哼!”云雀眸子一暗,不满的冷哼一声。

  云雀来到图书馆后面的时候,正赶上那个男生说出“我喜欢你”,当时就觉得一股气冲上脑子,就想上前抽死他,可是却在听到秋沫说出“我有喜欢的人”时,莫名其妙的平复了他的情绪,他就是知道她说的那个“喜欢的人”是他,所以才能够忍到他们说完话才出来。

  “呃,我没有答应他,只是觉得应该和他说清楚而已,才会来这里的。”秋沫手指无意识的抓住云雀的衣服,然后对他解释道,总觉得如果他在意的话应该和他说清楚的。

  “哼,我知道。”云雀开口说道,眼睛却依然紧紧的盯着她,要不是知道的话,那男生早就进医院了。

  可是就算这样还是感觉很不爽,像是自己心爱的东西被人觊觎一样,让他全身细胞都透着暴躁的情绪。

  “和我在一起!”这陌生的情绪让云雀脱口而出,深邃的眸子认真的看着她,眼底隐隐透着期待和紧张,等着她的回答,当然他只接受一种答案。

  这回秋沫是真的愣住了,傻傻的看着眼前的人,漂亮的丹凤眼像是透过她的眼睛,直接望进她心里一样,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动着,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莫名的兴奋和激动。

  喉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上了一样,让她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他说“和我在一起”,不是“我们交往吧”,也不是“做我女朋友吧”却让她觉得眼睛一湿,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和我在一起”仿佛说的他想要的只有她,也只想要她的陪伴一样,比任何的话都让她觉得感动。

  感觉到手臂上手在渐渐的加重力道,秋沫眨眨眼睛,望着云雀的眸子,然后扬起嘴角清晰无比的开口道,“好,我和你在一起。”

  云雀恭弥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心里一阵愉悦和满足,比咬杀了强大的对手后更舒服,不自觉的弯起嘴角,看向她的眸子中充满了柔光。

  感觉到云雀的心情,以及迟来的羞涩,秋沫脸上一红,整个人扑进了云雀的怀里,感觉好幸福。

  投怀送抱,云雀当然不会拒绝,双臂环上秋沫的腰身,下巴蹭着她的耳朵,扬起的嘴角一直都没有放下。

  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偶尔路过这里,瞠目盯着他们,保持着下巴掉地石化的人们,其中包括他的副委员长,邪恶的笑了笑。

  很好,这样一来,明天全校都会知道怀里的女生是他的人了,就不会再有不长眼的人来添乱了,而且,今天的那个,他也不会轻易放过的。

  可怜的班长同学,大概逃不开再次被咬杀的命运了。

  

  “太好了~”京子双手合十,开心的轻声说道,双眸中还隐隐泛着泪光。

  “嗯!”她身后的人有志一同的带笑应道。

  阿纲的视线中充满了羡慕,移向了他前面的京子,有什么东西慢慢变得坚定。

  里包恩拉拉帽檐,弯起嘴角,终于在一起了啊。

  

十年如一日

 挺着个大肚子的躺在沙发上,边看名侦探柯南边嗑瓜子的秋沫做作的叹了口气。

 算算看,从答应云雀恭弥和他在一起之后到现在已经有十年了吧。

 那时候两个人在一起之后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傲娇的云雀少年光明正大的对她多了些亲密动作。

 现在她还记得表白那天之后,班长同学有两个月都待在医院没有去学校,去医院看他的时候,他脸上那纠结无奈的表情也让她记忆犹新,那时候秋才知